每週直播報告里民!新竹「YouTuber 里長」的公關媒體之道

發佈於|2021.10.15/作者|葉家均/攝影|葉家均

里長畢竟沒有上帝視角,很難第一時間顧及所有問題。加上看準了網路匿名留言的心態,也許反能讓里民對社區事務更積極敢言;對朱毅來說,里長直播是個一魚多吃的好點子——不只里長單方面向里民報告、里民與里長雙向溝通,同時還可作為里政工作的影像週記。

朱毅從大學時代開始,就在公關公司工作,五、六年下來,不只累積許多公關及媒體操作經驗、知道如何做事,更懂得處理「人的問題」。攝影/葉家均
朱毅從大學時代開始,就在公關公司工作,五、六年下來,不只累積許多公關及媒體操作經驗、知道如何做事,更懂得處理「人的問題」。攝影/葉家均

一個人,一支手機,每週日晚間固定直播,向里民做施政報告。

新竹市文雅里的青年里長朱毅,從兩年前開始,在 YouTube 經營《里長日常》頻道,像 YouTuber 一樣宣傳文雅里的景觀與文俗,之後陸續在 YouTube 及 Facebook 例行直播,報告里內大小事。

朱毅殺出的顯然是一條異於傳統里長、但極為貼合當代社群媒體生態的溝通之道——這樣的想法,是源於什麼樣的特殊經歷與觀察?

直播背後,敏銳的社群網路觀察力

一開始直播,是因為有里民提議要每年固定召開面對面的里民大會。朱毅靈光乍現一想:何必每年開?直播的話,每個禮拜都可以開!

「開會其實不見得一定要面對面,而且現在大家那麼方便開小號,我的想法是——大家透過留言的方式,也許你會更敢講出里內的問題。」

里長畢竟沒有上帝視角,很難第一時間顧及所有問題。加上看準了網路匿名留言的心態,也許反能讓里民對社區事務更積極敢言;對朱毅來說,里長直播是個一魚多吃的好點子——不只里長單方面向里民報告、里民與里長雙向溝通,同時還可作為里政工作的影像週記。

為了照顧到對直播文化相對陌生的長輩族群,朱毅也有他獨到的操作手腕。每次直播前,他都會先用長輩最依賴的 LINE 推播消息,讓他們能直接點擊連結收看;之前中天電視台轉入 YouTube 經營時,他也觀察到「長輩那一陣子都在看 YouTube」,一度將直播陣地從 Facebook 轉移到 YouTube,就是為了盡可能將他們都「抓入」直播間。

朱毅看似「必死無疑」的大膽決定,最終都能獲得大多數里民的認同。攝影/葉家均
朱毅看似「必死無疑」的大膽決定,最終都能獲得大多數里民的認同。攝影/葉家均

改革的直球對決,也需要手腕

對於社群網路、媒體,為何有如此敏銳的觀察力?朱毅說,自己從大學時代開始,就在一家以宗教、政治為主要業務的公關公司工作,五、六年下來,不只累積許多公關及媒體操作經驗、知道如何做事,更懂得處理「人的問題」。

他解釋:新竹的政治生態相對傳統,文雅里內也是如此,地方上更有社區發展協會、宮廟、里辦公處、老人會等山頭各立,相當分裂。

「我(上任)第一年就是去擊破各個山頭,讓它有辦法整合。你一定要先把人處理好之後,才有辦法去推動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。」

透過社區發展協會改選,里長朱毅兼任協會理事長,兩相整合,就是為了推動與過去不一樣的社區活動。其中一項大膽的決定,就是讓社區旅遊從免費變收費。

「那算是十年來第一次這樣改變。」朱毅認為,過去社區旅遊行程單調,幾乎只有老人參加,且品質參差。如果要提升品質,當然要有所付出。結果當然也不意外,被罵到臭頭。

但其實冒著「得罪」選票的風險,大膽決定旅遊收費,朱毅並不是有勇無謀地投出直球。他告訴里民:「不能夠有觀念說,全部出去玩都靠補助款。如果今天沒有補助款,該怎麼辦?…我們一年會費(指社區發展協會)很便宜,一般會員也才 1,000 塊而已。1,000 塊你要辦一個端午節、一個中秋節,我還要帶你去玩,不用錢,誰做得到?可以做得到啦,可是做完之後,社區就沒有經費了。」

朱毅也將所有行程財務透明化,「哪怕買一瓶五十八度高粱,我全部列在表裡面。…你對於這次的錢有任何質疑,我就貼在廟的公佈欄,大家都可以來看。…大家看完之後就沒有聲音——因為收你 500 塊,再加上補助款進來,到整個必要開銷結完,它的金額是負的。這代表說,你繳 500 塊其實還是不夠錢的。」

說之以理,公開證明:即便收錢,這仍是一次物超所值的活動。慢慢地,大家也能明白道理所在。

「我(上任)第一年就是去擊破各個山頭,讓它有辦法整合。你一定要先把人處理好之後,才有辦法去推動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。」;左為汐止區湖興里郭書成里長。攝影/葉家均
「我(上任)第一年就是去擊破各個山頭,讓它有辦法整合。你一定要先把人處理好之後,才有辦法去推動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。」;左為汐止區湖興里郭書成里長。攝影/葉家均

露天電影院,觸及年輕族群

去年中秋節,朱毅決定取消摸彩活動,改辦露天電影院,也是透過類似的手腕。

為了將年輕族群拉入社區活動,朱毅租了電影《玩具總動員》的版權,申請路權封路,投影 350 吋的大銀幕在馬路中間,讓大家在馬路上看電影。結果活動相當成功,有年輕人、也有人攜家帶眷,總共 300 多人參加。

朱毅說,他成功的宣傳操作手法之一就是——發 DM。「其實我的廣告費很重,…因為我的 DM 從第一張到最新一張,沒有一張是黑白的,我都一定要做彩色。…DM 發回去之後,可能爸爸、媽媽拿回家放在桌上,小朋友就會看,他看到《玩具總動員》,還有爆米花跟飲料不用錢可以吃,就會盧爸爸、媽媽帶他們一起去。」

但封街、花錢辦「年輕人的活動」,老人家們會不會意見?

朱毅老神在在地說:「老人家沒有反彈,因為我跟他們講:每年其實現在社區里內有的經費越來越有限,如果社區沒有找到顧問,像我本身沒有其他工作,也不是很有錢,根本社區沒有錢可以來辦這些活動。我跟他們講:抽獎一抽就是 10 萬起跳,大家抽下去才會有感覺。那如果大家都不願意出錢,也不願意讓我漲會費的話,不然我們就是一年看電影,一年抽獎。」

「在直球之前,你要先想好對策。他的反應是怎樣?後面你要有辦法出怎樣的招?」朱毅看似「必死無疑」的大膽決定,最終都能獲得大多數里民的認同,這證明了投直球其實未必總是要對決,也可以靠著人前有理有情的手腕,人後充足的盤算,照樣能把球投入好球帶。

「在直球之前,你要先想好對策。他的反應是怎樣?後面你要有辦法出怎樣的招?」讓我們一起磨練「里長學」。(左為朱毅里長、右為郭書成里長)。攝影/葉家均

分享給朋友

希望台灣更多這樣的優質村里長?

支持《獨立村里長學院》建校計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