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過地獄之路:以藝術自癒癒人的高雄「插畫家里長」

發佈於|2021.10.15/作者|葉家均/攝影|葉家均

謝錫元常說,他把社區當作畫布。里內為高雄「綠廊十想」塗繪的兩幅大型壁畫,是他的最新創作之一。一幅,是四隻可愛動物模仿披頭四過街的經典致敬,另幅則融入柴山猴子等高雄元素,以及他創作中最常出現的貓咪。

生命拐個彎,畫家「馬里斯 Malis」斜槓當上里長。攝影/葉家均
生命拐個彎,畫家「馬里斯 Malis」斜槓當上里長。攝影/葉家均

行過地獄之路,被藝術拯救。成為里長後,謝錫元也一直想以藝術療癒豐裕里這一方土地。

2000 年代初退伍後,謝錫元在高雄一家木工廠旁鐵皮屋,開了間畫畫教室,以飛馬為誌,有「天馬行空」之意。教室破舊,自己又面惡,生意起初門可羅雀。半年後,教室收至 30 多個學生,以為一切正要步上軌道,未料家逢巨變,負債鉅款,母親自縊。

人生一夕墜谷。謝錫元說,那時討債公司不斷找上門,自己「對高雄也沒什麼眷戀了」,跑路到台中、苗栗間的卓蘭山上,「每天都想自殺。」某天清晨聽見異域的古巴音樂,忽然想為自己取個新名字,「馬里斯 Malis」於是誕生。

他從彩繪石頭開始重拾創作,後來回高雄當街頭藝人,又輾轉落腳三民區豐裕里。謝錫元用藝術自我療癒,重生為藝術家馬里斯。期間,他辦過展覽,作品散見於拼圖、悠遊卡封面等商品,漸有名氣。生命拐了個彎,畫家後來「斜槓」當上里長。

他也因此決定要用藝術,來創生這個日漸凋零的老化社區。

行過地獄之路,被藝術拯救。成為里長後,謝錫元也一直想以藝術療癒豐裕里這一方土地。攝影/喬蘭雅
行過地獄之路,被藝術拯救。成為里長後,謝錫元也一直想以藝術療癒豐裕里這一方土地。攝影/喬蘭雅
比人還高的超巨大橘貓,就矗立在三角公園。曾經可怕的暗黑公園,搖身一變成可愛貓咪公園。攝影/葉家均
比人還高的超巨大橘貓,就矗立在三角公園。曾經可怕的暗黑公園,搖身一變成可愛貓咪公園。攝影/葉家均

從可怕變可愛:三角公園大變身

豐裕里是高雄中都六里中的最大里,但青年外流,人口老化,環境髒亂。

上任後,謝錫元從地方惡名昭彰的三角公園收拾起。他說,這本是街友菸酒群聚、生人勿近的三不管地帶,偶爾里民來遛狗也放任隨地便溺。他帶頭清掃、植栽綠化,搬出自己本來的「插畫家」身份,親自上陣彩繪,三角公園才有了新面貌。

因為喜歡貓,謝錫元在公園牆面畫上不同斑紋、姿態的貓,也在三角公園旁,設置了一個流浪動物小屋。

面對外界控訴浪貓髒亂議題,謝錫元納悶,大家都說流浪動物製造垃圾,但其實:

「你們沒有親眼看過一隻貓、一隻狗倒垃圾來吧?隨便丟垃圾都是你們人類。」

他說,他不只為社區浪貓結紮,結紮率高達 98%,也設立包含三角公園在內的 5 個流浪動物小屋據點,專供浪浪吃喝,也一併改善餵食造成的環境問題。流浪動物小屋當然也都是他一手親繪。

日前,他為「第三屆揪豐派動物面具派對」創作的橘虎斑藝術裝置,剛剛完工。比人還高的超巨大橘貓,就矗立在三角公園。曾經可怕的暗黑公園,搖身一變成可愛貓咪公園。

豐裕里是高雄中都六里中的最大里,但青年外流,人口老化。攝影/葉家均
豐裕里是高雄中都六里中的最大里,但青年外流,人口老化。攝影/葉家均
他不只為社區浪貓結紮,也設立包含三角公園在內的 5 個流浪動物小屋據點,專供浪浪吃喝。攝影/葉家均
他不只為社區浪貓結紮,也設立包含三角公園在內的 5 個流浪動物小屋據點,專供浪浪吃喝。攝影/葉家均

注入藝術讓豐裕里「揪澎湃」

藝術可以美化外在環境,也可以療癒人心。

「揪豐派動物面具派對」是謝錫元自 2019 年開始,為豐裕里地方創生而辦的社區共融活動。結合藝術長才,也推動長期關注的動保議題,謝錫元想讓所有參加的人,能透過自己動手彩繪動物面具、參加派對遊行、動物友善講座等活動創作交流,尤其鼓勵老人參與,接觸新事物。

他說,活動起初被長輩笑是「阿兜啊搞的活動」,第一年共 300 多人參加,第二年翻了好幾倍,逾 1,400 人參加,老人小孩、外來與在地人都有。流動的饗宴讓沉寂的社區再次活絡起來,老人的孤獨與好奇,也可以用藝術創作來排解。

今年,揪豐派本要邁入第三屆,礙於疫情,將改以靜態活動為主。三角公園的大橘貓除了吸引打卡拍照,謝錫元也考慮作為快閃或唱歌等活動據點,以藝術讓豐裕里再次澎湃。

謝錫元常說,他把社區當作畫布,決定要用藝術,來創生這個日漸凋零的老化社區。攝影/葉家均
謝錫元常說,他把社區當作畫布,決定要用藝術,來創生這個日漸凋零的老化社區。攝影/葉家均
里內為高雄「綠廊十想」塗繪的兩幅大型壁畫,是他的最新創作之一。攝影/葉家均
里內為高雄「綠廊十想」塗繪的兩幅大型壁畫,是他的最新創作之一。攝影/葉家均
三年多過去,豐裕里這塊大畫布,天馬行空的創作者已不只有他——街頭彩繪有時是地方的阿嬤跑來歡喜炫耀,自己又畫了哪隻鳥、哪隻貓。攝影/葉家均
三年多過去,豐裕里這塊大畫布,天馬行空的創作者已不只有他——街頭彩繪有時是地方的阿嬤跑來歡喜炫耀,自己又畫了哪隻鳥、哪隻貓。攝影/葉家均

整個豐裕里都是我們的畫布

謝錫元常說,他把社區當作畫布。里內為高雄「綠廊十想」塗繪的兩幅大型壁畫,是他的最新創作之一。一幅,是四隻可愛動物模仿披頭四過街的經典致敬,另幅則融入柴山猴子等高雄元素,以及他創作中最常出現的貓咪。其中一隻貓身上的 T 恤,還可見那匹意味「天馬行空」的粉色飛馬。

為了這兩幅壁畫,謝錫元自嘲「曬很黑。當里長很可憐,變老。以前頭髮留到這邊,帥帥的不講話就很酷」。賣畫賺來的錢,他也自掏腰包投入鄉里做社區營造。他說,有時也會自我懷疑:「好好畫我的圖就很賺了,(為什麼)在這邊跟你燃燒自己?」

但當他傲嬌地說「下次不要畫壁畫」時,眼角其實笑意明顯。

謝錫元在他的 Instagram 自介寫:

「每個人。心中都有一匹飛馬。」

三年多過去,豐裕里這塊大畫布,天馬行空的創作者已不只有他——街頭彩繪有時是地方的阿嬤跑來歡喜炫耀,自己又畫了哪隻鳥、哪隻貓;有時辦活動,他也請街友幫忙塗油漆。以藝術創生豐裕里不再只是私人的夢,當然也可以是療癒你我的集體創作。

「每個人。心中都有一匹飛馬。」,以藝術創生豐裕里不再只是私人的夢。攝影/葉家均
「每個人。心中都有一匹飛馬。」,以藝術創生豐裕里不再只是私人的夢。攝影/葉家均

分享給朋友

希望台灣更多這樣的優質村里長?

支持《獨立村里長學院》建校計畫!